多元文化=无文化?:日据复辟之再思考

2020-06-29 00:33:34 来源:走在探索179人评论

据七月十八日中国时报观念平台所载之〈去殖民化、去皇民化何错之有?〉一文,李姓作者将「日据」取代「日治」之说法,视为去殖民化、去皇民化之象徵。但笔者以为,此文充满着大量的歧视、错误与偏见性的修辞,有必要釐清。

多元文化=无文化?:日据复辟之再思考

第一、此文作者并引用美国学者杭亭顿(SamuelPhillipsHuntington)之论述,认为当今的美国虽也号称多元,但仍是盎格鲁撒克逊为主体;日本人则是大和文化而不是多元文化的社会。因为多元文化就是无文化,就是无根的文化。英美皆非如此,因此台湾也不该被视为多元文化主体之国家,将台湾视为多元文化为主体之社会,等若否定了中华文化才是这块岛屿的主体。

姑且不论,美国与日本如何,我们就该如何的奇怪崇洋心态,笔者认为,该文作者所谓美国仍以盎格鲁萨克逊文化为主体的论述,应当也是从杭亭顿《谁是美国人》一书所发展而成。但笔者想要提醒李姓作者的是,请不要忘记,杭廷顿所呼吁的盎格鲁主体性,其目的在于对抗日益增加的拉美裔人口与其日渐强势的文化,也才会有此呼声。杭廷顿的论述,并不等若现实就是美国以盎格鲁萨克逊文化为主体。

多元文化=无文化?:日据复辟之再思考

另外,最明显莫过于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(JohnRawls)诠释美国宪政主义时所採取的价值中立论述,正因为民族、文化与宗教等各领域的冲突难以进行调和,因此罗尔斯希望将政治行动框架于一个有限的宪政场域当中,在其中避免文化、民族与宗教歧异造成的可能冲突。简言之,罗尔斯与杭廷顿的论述,不就是对美国现实多元文化的观察、理解以及应变之道吗?

再者,多元文化就是无文化、就是无根的文化更是荒天下之大谬。根据加拿大学者金里卡(WillKymlicka)在《少数群体的权利:民族主义、多元文化主义和公民权》一书中所阐述的概念,多元文化理论的建构,目的就在于施行族群平等的同时,使得对少数族群文化与权利的尊重能够得到确定。独尊单一文化为主流并恶意忽略少数的作法,是种堂而皇之的文化沙文主义,更是让台湾逐渐改善的多元尊重风气,大开倒车。另外,日本当然是大和文化为主体之国家,但其过去粗暴对待虾夷人及其文化的作为,是上个世纪的落伍观念。如今在以此过时逻辑来阻碍台湾多元文化的建构,不知究竟是学以致用,还是学者误国?

多元文化=无文化?:日据复辟之再思考

第二、此文认为,台湾虽有原住民以及近年来的新住民,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从大陆来台的唐山祖先,并认为即便把李姓作者烧成灰,他还是拥有中国的血源,也不妨碍他同时是台湾人。

笔者认为,李姓作者的中国民族主义情怀确实令人讚叹与同情,但根据林妈利教授《我们流着不同的血液》一书中的科学技术检验结果,她告诉我们,台湾人血统与中国人本有歧异。只能说,不用把李姓作者烧成灰,就可以知道他不一定有中国的血统。况且这种滴血认亲的行为,在当代以文化与价值作为民族主义论述与自我他者区隔标準的时刻,更是落伍而前现代的思维。

我们的祖先,因为各种理由先后选择离乡来台,这种移民的契机,使我们的祖先与我们都不同于当初选择留在原乡的人们。正如同盎格鲁美国人会说:「我的祖先来自英国」,但绝对不会说:「我是美国人也是英国人」一样。更何况此文主动遏制原住民与新住民两大族群之发声权利,不就是活生生血淋淋的汉族沙文主义吗?无知于台湾新生儿每四个就有一个新台湾之子,而独尊中华文化与汉人血统,根本就是动摇国本之学说。

简言之,此文以多种主义与观念来包装其保守反动的中华沙文主义,并且丝毫没有认真讨论任何关于「日治」与「日据」论述上的差异,便直接将「日据」视为去皇民、去殖民之象徵而没有解释两者的关联性,这不仅让笔者感到困惑、亦无从反驳其超连结的跳跃逻辑。更有甚者,仅以这些错误的思想陈述来包装其「日据」用词,强调「日据」优于「日治」,更是让人一头雾水其思维的断裂。这种程度的日据复辟,还是免了吧!

[新闻] 行政院:公文统一用日据

最新图文推荐